1. <ruby id="5uucl"></ruby>

              服務熱線:0754 - 88943210
              • 0

              網友小說試讀

              普通驢友手機認證狀態  樓主| 發表于 2024-2-29 15:19:5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
              40414 11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賬號?注冊河畔 |

              x
              內容簡介:
                “這里錢多人傻,速來”。
              1994年,表姐一封簡短的電報讓我怦然心動,很快的跟隨大家南下打工,在廣東饒平縣一家路邊飯店當服務員。
              那一次陪吃午餐的過程中懵懵懂懂被失身,然后糊涂的接受了那個男人,李大哥。不久之后李大哥介紹我到當地最大的娛樂城上班,當一名歌手。憑著甜美的歌喉和嫵媚的風情,迅速走紅,在娛樂城一枝獨秀,并成為當地“煙王”王老板的紅顏知己,期間經歷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紅塵往事。
              腰纏數十萬,本想就這樣打住,回家鄉過自己的小日子,怎奈世事難料,命運多舛,家鄉呆不住,不得不再次南下。
              這時候的饒平已經繁華過后成一夢,物是人非。不得已來到了澄海寄居,在汕頭當一名按摩女,并且結識了懷才不遇的文大哥,過著小鳥依人的生活。后來也嘗試自己去奮斗,無奈命運坎坷,終于還是流落在都市里的風月場所之中,放縱自己。
              花自飄零水自流,多年以后,終于時來運轉,嫁為人妻,做個居家小女人。
              從誤入風塵到本分過日子,前后差不多是十年的時間,在潮汕漂泊這十年,經歷了很多人和事,也見識了不少的風土人情,往事不堪回首,往事又值得回味。

                                                     
              第1章     陪喝酒,把身體也賠進去了。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云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一個時期,一種生活,一種心情。
              如今的我,鬢已星星也,這些天看了電視連續劇《繁花》,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都是那個年代的過來人,《繁花》落幕、繁華落盡時,剛好是我十年潮汕夢的開始,那是1994年。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往事不堪回首。
              “這里錢多人傻、速來”!
              表姐從廣東饒平發來的電報。
              寥寥數語,卻讓我浮想聯翩,難道南方遍地金錢的傳聞是真的?表姐先去打工,肯定是賺得很好才這樣迫不及待的告訴親朋好友。
              趁著年輕,就大膽干,她文化少都敢這樣闖,我怕什么?
              事不宜遲,快點走,就這樣一路南下。
              沒有車間,沒有流水線,成天在大廳里穿梭,迎客送客,讓客人們開心而來,滿意而歸。說白了,我們是來當服務員,陪客人吃飯。干的是很輕松并且賺錢的活,這是來之前完全意想不到的事。
              而意想不到的還有自己的身體,陪著陪著,懵懵懂懂之間也給賠進去了,從此開啟一種外人所不知的生活模式。
              人生的第一道坎,記憶猶新。
              那是8月份的一個中午,饒平的九江飯店。表姐感冒了,不能陪客。她把我介紹給她“老公”,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他是這里的熟客,來了就認表姐一人。
                 他們五個男人,點了四個小姐陪吃飯,我就緊挨著那個男人。來廣東的時間還不是那么長,很多事情我都還不懂,連一些東西的吃法都不那么清楚,別的經驗就更不用說。他對我很客氣,很體貼,慢慢的教我掰開螃蟹的外殼,然后把里面的兩片肺葉拿掉,說這樣才可以吃。他很關心的告訴我說,那些白切鮮魷魚要醮一點醬油芥茉,吃起來才有味道。我不敢吃那種腌制的生“蝦姑”,他很和藹的勸說我,說是沒有關系,生腌制的海鮮味道才好,在醋里浸泡一下就可以消毒殺菌,吃了更有營養,還可以美容。我聽了心里真的很感謝,本來我們這些小妹是陪吃飯,要盡量把他們伺候好,想不到很多事還要麻煩他來教我、幫助我。表姐說這里的人傻,其實不是,是心地好,會照顧人。
              其他的幾位姐姐只顧著跟大哥們說話,我連忙給他們夾菜添酒,也陪他們喝。
                在我們家鄉,逢年過節時男女老少都會喝一點酒,所以我也沒有太過在意。
                那種酒是第一次喝,瓶子上面貼的都是英文字母,倒出來就象醬油的顏色,比醬油淡一些,酒味怪怪,有點澀,口感不象家鄉的米酒那么好。反正是不用錢的東西,他們叫我干杯我就干杯,要我敬誰我就敬誰,也不懂得找借口推辭。他們都很高興,不斷夸我酒量好,不斷讓我繼續敬酒。
              見我這樣爽快,他很高興,掰了那蚶子蘸著蒜泥醋給我吃,說這個能補血,對女人最好。我很感謝,人家大老板呢,對我們這些小妹這么好,感覺自己很幸運。
              那種酒有點怪,起初也沒有什么感覺,不過慢慢的,當喝到比較順口的時候,我的頭開始有些暈,胃里有一點要打嗝的感覺,就想上衛生間。
                剛出門,那個男人就跟著我出來,扶著我,問我房間在哪。我身體已經有點輕飄飄,用手指著樓梯,說三樓。他連扶帶推把我帶到房間,一只手把門反鎖,緊緊抱著我的腰,把我推到床上。我本能的反抗,他越壓越用勁,那個帶著濃濃煙味和酒味的嘴巴把我緊緊堵住,一只手摟住我的頭,一只手亂摸著我。我不知所措,又緊張又害怕,反抗的力氣越來越小。也不知過了多久,就感覺一陣?;?,連翻身的力氣也沒有了,只得任由他擺布……

              【不要出現外鏈】

              下載.png (1.42 KB, 下載次數: 115)

              下載.png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全部回復(11)
              等到頭腦稍微清醒的時候,發現整個人還被他摟著,他看著我,很詫異的說:你還是個……?
              天哪,被毀了!
              這么突然。
              我嗚嗚哭著,我跟你沒完,我要告訴老板娘,我要跟你算賬!
                剛才還對我關心體貼的大哥,現在為什么就這樣欺負我,你不是表姐的“老公”嗎,怎么能夠這樣對待我?我的眼淚唰唰的流下,泣不成聲。
                他捂著我的嘴,在耳邊說了很多對不起,讓我不要哭,不要再說話,還說了很多安慰的話,說從此要對我好,一定會對我好。
              頭腦嗡嗡作響,很無助,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是豁出去大吵大鬧搞個魚死網破,還是看他給個什么說法?
              太突然了,真的反應不過來,嘴巴又被捂著。
              見我不再哭,他按著我的肩,半跪著撿起丟在地上的衣物給我穿上,說這一生就認定我這個朋友,從此就是他的人,你好好休息,過幾天再來看我。說著就從褲袋里掏出一疊錢,塞給我,懇請我說剛才的事就當過去了,別再想。
              我沒接他的錢,呆呆的倚著床沿,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就這樣傻傻的看著他離開。
              他走后,我拿錢一看,整整一捆,全新的一百塊。一萬塊,我呆了。難怪表姐說這里錢多,這是在家鄉可以建幾座房子的錢??!
              長這么大,我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多的錢。手不停地發抖,心里虛虛的。趕緊把錢包起來,慌忙塞在床墊下。剛才一陣的折騰,現在身體已經開始流汗,渾身還很燥熱。我關上門,一個勁跑到衛生間,任憑冷水嘩啦啦的沖洗。一陣一陣冷水的沖擊,我一陣一陣的顫抖。
              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切,渾身像是長滿了雞毛疙瘩,我輕輕的撫摸自己的肌膚,對著鏡子,頭腦一片空白。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在夢中。
              下去找他算賬,還是隱忍,接受他的補償,就當事情過去了……
              不知不覺中裙子就穿好了。
              咳嗽聲由遠及近,剛推開浴室的門,表姐正好從外邊進來,要上衛生間??次蚁赐暝?,輕輕打量一下,問我那些客人走了嗎。我輕輕的搖頭,她的臉上掠過一絲醋意。彼此無言,心照不宣。也許她想不到會是這么快。
              難道事情就這樣了結,這么便宜了他?
              走下二樓,來到剛才的飯桌,那間叫“韓江”的包廂。我的椅子還留著,見我來,他立刻站起身,牽我的手扶我坐下,問我頭還會不會疼,要不要喝點湯。說我的酒量真好,那么多的“馬爹利”,要是換做別人,現在肯定連爬都爬不起來,他說下次來吃飯還要專點我陪。
              都是他的話,不給我開口的機會。
              說得跟演戲似的,好象剛才的事一點都沒發生。他沒多久就瞟我一眼,把手掌放在我的腿上,輕輕的撫摸。
              要發作嗎,當著大家的面,該怎么發作?
              優柔寡斷的我,有說不出的糾結,鬧翻了,他沒法收拾,而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我心情很亂,一直沒說話,一直是思想斗爭……
              那頓飯他們吃很久,下午快三點了,他們才酒足飯飽。買完單,他給了我們每人一百塊小費,到下面又當著大家的面說我人漂亮,酒量又最好,再獎勵一百塊錢,說得其他的姐姐都有些妒嫉。離開的時候,其他幾個小妹一起送他們上車,我沒有,說頭疼。
                他們走后,我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酒精還沒有完全退掉,頭腦還是亂哄哄。那個男人,陌生的男人,表姐的"老公"。事情來得這么突然,在酒桌上還那么關心,想不到下一秒卻這么狠心,第一次被一個男人壓著,就這樣輕易的破了身子,完全沒有半點的思想準備;第一次看到--應該是得到那么多的錢。
              這么多錢,來得這么快,這么突然。這樣的結局,值得嗎?
                中午的情形,一幕一幕從眼前浮現,百感交集。
                晚上送完客人已經十一點多了。表姐找我,說到外邊走走吧。我真的是忐忑不安,生怕她問起中午的事。姐妹倆沿著公路邊走邊聊,果然沒多久她就追問我,要我說出那過程??礃幼右膊槐仉[瞞了,幸好有夜幕掩蓋,才不至于那么難堪。我支支吾吾的把中午的經過告訴她,反復的說明自己是完全無力反抗,才會那樣。錢的事我不敢說實話,只說是給了兩千塊。表姐冷冷笑了一下,告訴我說,來這種地方的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在這里,遲早是要走到這一步的,也好,給了他還算不太吃虧。做這一行就應該臉皮厚一些,不要客氣,該要的錢就要,少一分都不行。
                一路上她還跟我說了很多,怎么樣看出男人有錢沒錢,會不會吝嗇;怎么樣才更加吸引男人,怎么樣讓他們毫不心疼的將錢乖乖送上來;怎么樣假裝清高吊他們的胃口,怎么樣預防婦科病等等。晚了,她說,我比你先來一年,那個男人我很清楚,現在生意做得很大,又舍得花錢,心地也不錯。既然睡了,你要想辦法在他那里多弄些錢,他的老婆我見過一次,傻乎乎的沒有心計,奈何不了他。你的文化,你的身體還有氣質都比我好,我也不想跟你爭風吃醋,咱們各自發展各的。這一行的規則以后慢慢再學,反正對待男人就應該見好就收。他說什么跟家里的老婆沒有共同語言、沒有感情基礎,說要娶你呀愛你呀都是假的,你可以不說破,但不能少收錢。還有一個,他們有新歡很正常,隨時可以不要你,找別的小妹。但你要是有新老板一定要找個好借口,那些有錢的男人很愛臉面,不要輕易得罪……
              回到九江飯店已經快到凌晨兩點。
              心情很凌亂,那個男人樣樣都好,就是對我太狠心,欺負我是新來。按照他說的,就這樣過去吧。再鬧下去也不知道是怎樣的結局……
              (長篇在“縱橫中文網”連載,百度“十年一覺潮汕夢”即可)
              2024-3-5 16:47:21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等到頭腦稍微清醒的時候,發現整個人還被他摟著,他看著我,很詫異的說:你還是個……? 天哪,被毀了! 這么突然。 我嗚嗚哭著,我跟你沒完,我要告訴老板娘,我要跟你算賬!  
              2024-3-5 16:48:24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等到頭腦稍微清醒的時候,發現整個人還被他摟著,他看著我,很詫異的說:你還是個……? 天哪,被毀了! 這么突然。 我嗚嗚哭著,我跟你沒完,我要告訴老板娘,我要跟你算賬!  
              2024-3-5 16:48:57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再下看要收費了?
              2024-3-6 06:19:56 來自手機河畔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免費。轉載太麻煩,可直接百度“十年一覺潮汕夢”,柔娘的作品。
              2024-3-6 08:41:56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17、客人們說新政府樓是澄海人出錢貢獻的。
                時光就如夜幕下歌舞廳里的旋轉燈,周而復始不停的輪回。彩燈下濃妝妖艷的姐妹們宛如一根根溫柔的綠藤,軟綿綿的把那一群心浮氣躁的先生們緊緊纏繞著,把各位大哥們攪動得心惺蕩漾,歡歌笑語中大把大把的掏錢。除了擦一點潤唇膏,我是從來都不施粉黛,我懶得梳妝打扮。見慣了各種各樣的男人,除了上床不可以隨便,其余的我都盡可能滿足他們。
              我陪他們唱歌跳舞,陪他們喝酒說著輕佻的話,來的都是客,都是我們的老板,我不會厚此薄彼。真感謝王大哥、金老板那幾位很親密的大哥,他們很寬容我,寵著我捧著我。每個晚上來這里的老板很多,他們也不會因為我一時的冷落而計較或者生氣。
              隨著時間的推移,娛樂城的名氣越來越大,來自五湖四海的客人自然也越來越多,汕頭市的,潮州市的,好像福建詔安也來,什么地方的客人都有,而聽說來得最多的就是澄海的老板,可能因為近吧,近水樓臺先得月。各種生意都很旺,這個地方的收入多了,鎮政府也新建了大樓,在我們這邊望去,那是最高,最氣派的樓座。來這里吃飯唱歌的朋友們總是會開玩笑說,其實那個政府樓就是澄海人貢獻出來的,這里出地,澄海人出錢。
              不論哪里的人,都出錢來這里買開心,也算是物有所值。
                我很少主動的去打聽各位先生們的情況,雖然白天的時候姐妹們都喜歡津津樂道滔滔不絕的評論。聽多了,情況也就了解一些,曾經和我同臺合唱過歌曲,曾經摟過我的腰陶醉在昏暗的舞池一起慢三快四翩翩起舞的先生,有的是上面的達官貴人、附近公職人員、周邊的鄉村干部;有的是辦廠的老板、有錢的經理、建筑的工頭;有的是很幽默很健談的皮包公司的老板(過后才聽說的,好像是在汕頭市賣什么“批文”。)、一身介貴之氣的銀行領導;也有賣魚的老板、殺豬的大哥。我都很尊敬的順著他們,小鳥依人似的陪伴他們,為他們消除煩惱,讓他們釋放激情。
              那一次我陪一位有一條腿不好的先生跳舞,雖然音樂很柔和,雖然他的舞步也很熟練,但那一高一低的感覺真的很不習慣。我毫不在乎,我很體諒的盡可能配合著他,陪他說話,讓他輕松自如的投入著。我們優美的舞蹈博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他很興奮也很自信,不停的感謝我,以后也經常來唱歌跳舞,買裙子買珍珠粉送我,還帶了一些他們那邊生產加工的“貢腐”和“腐乳”給我,說早餐的時候可以食用。有時候我感覺很過意不去,婉轉的推辭,他說沒關系的我是他認識的最善解人意的人,他對我再好都是值得。
              大哥們認可,我也就無愧于心了。
                林#記就是和他們不一樣,晚上從不來這里湊熱鬧。都是來吃午飯或者飯后才過來,“蘭花”就是他固定的安樂窩。到后來我們已經很熟了,私底下兩個人都是老公老婆互相稱呼。有一次完成后,我躺在他懷里輕聲的說老公,咱們相好這么久了,你從來沒有告訴我大嫂的情況,你說嫂子漂亮嗎?跟她在一起和跟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同。
                他撫摸著我的后背毫無表情的說,你嫂子從年輕時候到現在都是“三饒人”,是三饒公社三饒大隊三饒生產隊來的。我聽了丈二和尚摸不著腦,我說是不是她家里很富饒,還是身體比較豐滿有肉感。他笑著說,你不知道吧,我們這里說“饒”就是你們普通話講的皺巴巴的意思。她平時吃東西倒是不少,就是老長不起肉,兩個東西加起來還沒有一個茶杯那么大,跟她做作業的時候都要尋找很久才能找出一點點。我“噗”的笑起來,我說太夸張吧,是不是你平時太自私沒有關心她,讓她受苦受累吃不好睡不好。要不這樣,我向姐妹們討一瓶豐乳霜試試看有沒有效果,你有的是錢,多買些營養的東西給嫂子吃,慢慢也許會好看的。他說算了,頂多一個月睡一次,完成任務似的,到處都是“饒饒”,做作業的時候腦子里還要想著妹妹你,不然的話就不行咯。我捏著他鼻子生氣的罵他說跟你說正經話,你凈胡說八道,再這樣以后不理你啦。他沉默不語,一直撫摸著我,過一陣才嘆了口氣對我說,也許以后我們見面真的就比較少了,不象現在這么方便。
                怎么啦,有什么事嗎?聽起來有點突然,我搖著他的肩膀問。
                他說下個月可能就要離開這里,調到縣里當局長了。我說那好啊,是哪個局,比現在在這里好還是不好?他說傻瓜,肯定好的,那個位子不知有多少人在爭;你還記得以前來的那個余處長嗎?這次多虧了他--也多虧了你。這死家伙,當我的面還提以前的事。我在他脖子狠狠一擰,我說那天我只是泡茶給他喝哦,人家省城上面來的大領導,正經人,喝茶聊天而已,不像你這樣成天想著那些歪事。
              好啦好啦,別說了,他笑嘻嘻的。
              還別說,你升官了,要怎么感謝我,我跟他撒嬌著。
              當然不會虧待你的,我叫人給你辦一份存折,下次再給你吧。這個星期六日我想讓司機開車到福建廈門玩一圈,你就一塊走吧。我說也好,廈門我還沒有去過。他說你再找一個可以信任的女伴,到時候也好陪陪司機小陳,記住哦,一起睡覺的呵。我說好啦我知道啦,叫我以前住同宿舍的華姐最好了,她人可靠,又喜歡玩,不過出門兩天,到時候你該跟我們老板說了才行,可不能說要我們陪你們睡覺呵。
              他笑著點點頭說到時候要早一點,你們倆先到公路邊等待著,我們另開一輛車過來接。
              2024-3-11 14:01:04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https://www.zongheng.com/detail/1319724#
              2024-3-11 14:02:36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不吃牛肉,玄武帝還是不領情。(這一章也不錯,解釋了玄武帝為什么討厭牛肉)
                小鎮不是很大,本地的才幾萬人,那時候大大小小的這種風花雪月的地方卻是很多,主要就集中在這公路兩邊,我們姐妹們平時聊來聊去消息還是挺靈通。象路邊店洗頭或者專門賣身體的姐妹們,日子其實真的很不好過。陪大哥洗個澡睡個覺頂多就一二百塊,還要上交幾十元的房租和其它費用,真正拿到手里的并不多,碰上有些不愿意用套的或者心地不好的就很難應付。好幾個姐妹不小心染上那個病,一醫就是一二千塊,辛辛苦苦賺來的錢就打水漂了,那些醫生存心也不太好,把小病說成大病,慢慢醫,慢慢套小妹的錢。有一些小的店家沒本錢和紅道黑道的人套好關系,遇到有人來砸店,或者他們互相打斗的時候,總是擔驚受怕,有時被政府抓去還真是無地自容。
                我聽說林書記在那家叫"關關雉鳩"酒家還有一個相好的,也許別的地方還有,但有什么關系呢?大家都是出來混,靠著青春吃飯,能管得了那么多嗎?還是華姐說得對,該睡就睡,別忘了拿錢就好。
              王大哥倒是很有規律了,隔三五天來一次,我們先開房聊聊,然后到大廳唱歌跳舞。金老板慢慢的知道我是王大哥的人,夜里也比較少來,一般都是中午或者晚上來吃飯才找我陪。那一次和王大哥在房間里互動,我對他說大哥我每個夜晚都在這地方唱歌,有時候也挺煩,聽說附近“關關雉鳩”歌舞廳的音響特別好,什么時候有機會你帶我到那邊見識一下吧。他說這很容易,那邊的老板也很熟,如果你喜歡,咱們現在就可以過去。我說今晚就不要啦,沒有準備的哪能行,下次再看吧。
              他說也好,什么時候你樂意就說一下。
              其實什么音響呢?我就是想去那邊見識一下我的同行,看一看那位跟我一樣伺候著林書記的姑娘長得怎么樣。
                過了一陣子,王大哥說妹妹,冬至了,很快一年又要過去。最近生意忙,應酬也多,這幾天就不過來。六七天后吧,事情也該忙完了,到時候我要去玄武山燒香答謝佛祖,你跟我一塊去吧,路上有個伴。我說好啊,你什么時候要去就來接我,不過我們老板這邊你得替我請假哦。他說這個很容易,我說那好,就是不要帶太多人啦,我們名不正言不順。他說也好,就我們兩人。
                穿上衣服,我們邊說邊走,到大廳的時候那里已經很熱鬧了。
                 日子就是這么過,不同的場合,不同的男人,我都盡量的接待好應酬好,讓大家滿意而歸,轉眼間真的就快一年了。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王老板一個人開著他那黑色的“佳美”轎車過來,我們往汕頭的方向奔去。他邊開車邊介紹,這里就是九溪橋,饒平縣的地界,過去是澄??h的鹽灶鄉,“鹽灶神欠拖”說的就是這里,拖神在正月廿二,這幾年他都要來吃鵝肉……
              邊走邊說,慢慢的車子進入汕頭市區,感覺比饒平這邊氣派多啦,車流滾滾,高樓林立,大廈外邊一大片一大片銀白色的玻璃窗在和暖的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到了碼頭我才知道還要坐船才能過去。哇,這次真的看見大海,大白天看的比當時和李大哥在夜里看的清楚多了,也好看多了。陽光照在一望無際的波面,金光閃閃,海面上大大小小的輪船很多,成群的白色的海鳥在上空來回的飛旋,岸邊一陣陣波濤的拍打聲聽起來很有節奏。那艘大船真夠神奇的了,大得無法形容,幾十輛的大車小車開上去??恐?。我和王大哥坐在車里聽著音樂,我說我們就這樣坐船到玄武山嗎?大哥說不是的,哪有這么多的車和人要到那里。這叫輪渡,我們坐船到對面岸上,然后再開車上公路,還要走很長的路才能到達那地方,估計到那里已經快中午啦。上岸后他繼續開車,顛簸太久我迷迷糊糊就睡著了,也不知過了多久,王大哥把我搖醒說妹妹可以起來啦,快到了。
                我揉一下眼睛就醒了,順著他指的地方看看,哪里有什么山?就一片斜坡地,建了一個大院,門面很大,場地也比較寬廣。大街進去是一個小鎮,一眼望去整條街道兩旁都放有很多嶄新的摩托車,一排接著一排。大哥說那些摩托車都是在外面用船運過來組裝,很便宜,但是沒法上牌。他說等一下我們進去里邊吃飯的時候不要亂說話,“天上雷公地下海陸豐”,這地方很復雜,人非常野,千萬不能惹出麻煩事,我說好的我們小心一點。
                停了車才感覺肚子真有點餓了,大哥問我說來到這里想不想吃齋飯,我說不要不要,看樣子這里挺靠近大海,我們還是吃海鮮吧。
                 斜對面差不多一百米的地方就有餐館,我們點了午筍魚、九節蝦、血鰻、白切魷魚等等,見有腌制好的生牛肉,正中下懷,便讓服務員也記下,這種牛肉片炒起來很香嫩,特別好吃。大哥見狀趕緊叫停,說今天不能吃牛肉,想吃等下次。
                 為什么呢?我迷惑,那么好的東西。
                 先把菜點好,等一下吃飯我再慢慢告訴你,大哥說。
              進入包廂,坐下后大哥才對我說,我們今天是要來拜玄武大帝,而玄武大帝剛好跟牛有過節,所以今天不能吃牛肉。
                 為什么跟牛有過節呢?我還是想不通。
                 是這樣的,大哥說,當年玄武大帝到武當山接受祖師考核時,祖師一看就不同意,說你滿肚子都是牛肉,犯了道家的規定,不行。玄武大帝一聽,連忙解釋說沒有啊,我絕對沒吃牛肉。祖師聽后伸手朝他肩膀一拍,玄武大帝當場吐出一堆血淋淋的牛肉。
              為什么會這樣呢?我聽不懂。
              大哥說,原來是大帝來武當山之前經過一座山,看見山坡上有一群牛,大帝順口稱贊道:好肥的牛群啊。大帝是道行高深的神,就這樣輕輕一句贊美的話,那些牛不知不覺中已經進入到他的體內,普通人看不出,但是大師不一樣,知道的,所以祖師這道關是通不過。
              玄武大帝知曉前因后果之后決定開膛破肚取出內臟去洗白,但是無論如何都洗不干凈,一怒之下索性將腸胃全部扔掉,重新修煉,這樣才能修成正果。
              哦,原來是這樣,明白了。玄武大帝不喜歡牛,我們今天就不吃牛肉。
                吃完午飯,我們回來玄武山,手挽手沿著石階拾級而上。燒了柱香,王大哥口中念念有詞,跪在佛祖前雙手不停的抖動那個裝滿竹簽的竹筒,好久,終于搖出了一根簽。大哥虔誠的感謝佛祖,往"功德箱"里塞了很多錢。我湊近去看他的簽,是第六簽。
                大哥問我要不要也抽一枝簽,我說不要了,我唱歌的有什么好抽,大哥你好了我就好。跟他出來,向左邊拐進一條巷,那里有好幾個攤子,好像是專門給人家解說簽詩??纯茨莻€叫"溫和春詳簽館"的鋪子沒有客人,我們就走過去。
                 那先生很客氣,讓我們坐下喝茶。大哥說第六簽,那溫先生想都不想,眉頭一皺,問王大哥說求的是什么事。大哥說是求明年生意會不會順利。
                先生說第六簽是下簽,叫做"王昭君和番",是“稱心不遂之兆”。王大哥聽了臉色很難看,我感覺也有些意外,心情一下子好沉重。大哥那么真心實意,知道玄武大帝討厭牛,我們就不吃牛肉,處處迎合大帝,為什么好心沒好報,到頭來還是抽到不稱心如意的簽?https://www.zongheng.com/detail/1319724#
              2024-3-26 11:53:31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https://m.jjwxc.net/book2/8718041
              2024-3-31 13:43:57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可掃碼閱讀,內容真的很不錯。
              2024-4-1 17:01:55
              汕頭全民爆料請 下載安裝藍色河畔App即可!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河畔 |

              關于我們|幫助中心|法律聲明|誠聘英才|聯系我們|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APP下載|

              Copyright © 2002-2023, Hepan.com Cloud.    Powered by hepan.com Discuz!X3.4    粵B2-20080418 粵ICP備11103827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54-88943210 舉報郵箱:help@hepan.com 粵公網安備 44050702000900號

              GMT+8, 2024-4-13 15:29

              亚洲国产日韩精品|香蕉日日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午夜福利免费区久久|国产一区二区三区不卡AV

                  1. <ruby id="5uucl"></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