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uby id="5uucl"></ruby>

              服務熱線:0754 - 88943210
              • 1
              汕頭命案調查:男子殺5名家人后縱火, 親屬稱其生前......
              藍藍 2018-8-24 15:16
              2126643 1
              摘要: 案發現場已被封鎖六具尸體“著火了!著火了!”8月8日,神山村村民翁秀娥比往常起床稍早,清晨五點半左右,她正在自家屋外收拾柴草,突然聞到一股焦味,“開始以為是誰家燒糊了飯?!蔽绦愣鹱叩较镒永锊虐l現,鄰居鄭 ...


              案發現場已被封鎖



              六具尸體
              “著火了!著火了!”

              8月8日,神山村村民翁秀娥比往常起床稍早,清晨五點半左右,她正在自家屋外收拾柴草,突然聞到一股焦味,“開始以為是誰家燒糊了飯?!?/font>

              翁秀娥走到巷子里才發現,鄰居鄭昂鐘家正冒著滾滾黑煙。翁秀娥喊了幾聲,屋內沒有動靜。喧鬧中,越來越多的鄰居發現鄭昂鐘家起火,有人嘗試順著窗戶往里潑水,可火勢并不見小。鄭常源家與鄭昂鐘家只隔著一條3米寬的巷子,他沖過去后發現,鄭家大門緊鎖,他只能從隔壁翻墻進入院內。

              進院后,鄭常源發現所有門都是關著的。他推開大廳門時,先看到了鄭昂鐘的大女兒躺在竹席上,身上燒著火。鄭常源提了一桶水把火澆滅,但女孩已經沒了生命體征?!拔遗隽艘幌?,發現身體已經僵硬?!?/font>

              32歲的鄭昂鐘家里住著六口人,除了他,還有父親鄭燦彬和母親阿卿,以及妻子嬋珠和兩個孩子。發現大女兒后,鄭常源和其他剛進入院內的鄰居,開始尋找其他人。

              人們隨后在另一間房里找到了鄭昂鐘的父親,他躺在門后,嘴角有血跡,身上也有明火,同樣已沒有生命跡象。此時,只剩下后房尚有火未被澆滅,也是火情最重的地方,黑煙從里面滾滾冒出。鄭常源試圖進入后房,但門把手已被燒得滾燙,沒能成功。

              20多分鐘后,經過一眾鄉鄰的努力,后房的火終于被撲滅。人們進入屋后發現,過火最嚴重的是后房的長衣櫥,里面裝滿了衣服。

              在警方封鎖現場后,8日當天,從后房里抬出了四具尸體,分別是鄭昂鐘本人和他的母親、妻子、兒子。事發后4小時,汕頭市潮南區發布官方通報稱:在火災現場發現6名被困群眾,經現場確認死亡?,F場發現有多個起火點,死者有明顯外傷,疑似兇殺縱火。

              發現四具尸體的后屋
              火場里的兇器

              8月9日23時,汕頭公安局潮南分局發布該案通報稱:已排除外人侵入作案可能。據了解,發案家庭關系較為緊張。經初步認定,該案系鄭某鐘持刀殺死5名家庭成員后,在家中放火,致其窒息死亡。

              據鄭家親屬稱,他們早于官方通報發布8小時之前,被告知了這個調查結果。鄭昂鐘的姐姐、小叔等人被通知前往派出所,他們轉述警方的說法,案發后第二天,警方再次進入案發現場搜尋兇器,接近中午時,在鄭昂鐘父親所在的房間內,搜出一把裝在袋子中的折疊刀,刀縫中尚有未洗凈的血跡,這把刀被認定為作案的兇器。

              此外,在鄭昂鐘家院子上的防蚊網,除了東北一側被鄭常源進院救火時割破外,緊臨大廳屋檐的上方,也破了一個大洞。進入現場的救火者也曾注意到這個細節,鄭昂鐘的大伯覺得,洞的大小足以讓一個人進入。鄭昂鐘的姐姐告訴記者,自己每次進家門都會習慣性地往上看,事發前一日她回娘家時,防蚊網還是完好的。事發后,她注意到這個破口有疑似切割的痕跡,是新的。

              但他們表示,在向警方詢問時,給出的結論是“火和煙造成的”。
              更多的現場證據指向鄭昂鐘本人。在警方通報中,火場中發現6具尸體,其中5具身體有刀傷,無濃煙吸入癥狀,符合利器致傷死亡。另一具為鄭某鐘,體表未見生前傷痕,死因符合火場窒息致死。

              據看到鄭昂鐘父親鄭燦彬遺體的親屬透露,在他脖子上有明顯的刀傷。事發幾日后,曾前往殯儀館見過其他遺體的鄭家小嬸稱,她所見到的遺體上,也見到了多處明顯刀傷,傷口大多集中在脖子、肚子、胸口處。參與救火的親友回憶,當日鄭家大門被反鎖,但在發現他本人和另外三位親屬遺體的后屋,房門并沒有反鎖。鄭昂鐘被發現時,身上穿著衣服,臉上和胳膊上都有燒傷,上半身呈掙扎狀,雙手握拳舉過頭頂,“吐著舌頭,兩個眼球都突了出來?!?/font>

              外面的“賭債”
              鄭昂鐘的小叔覺得,誰家沒有本難念的經?!熬退阌屑彝ゼm紛,我也不相信他會這么做”

              “人家說,虎毒還不食子呢!”小叔鄭燦德覺得鄭昂鐘對兩個小孩疼愛有加,他經常騎著電動車帶著兩個孩子兜風。

              記者每次問及官方通報中的“家庭關系緊張”一事時,鄭家親屬表示:這些都是次要的。鄭雁燕說,“每個家庭都有,這些就不用問了,這些就不用問了?!钡o張的家庭關系,并非空穴來風。

              鄭昂鐘小嬸在接受深一度記者采訪時,提到了鄭昂鐘賭錢的事情?!傲喜视型?,時時彩有玩,但我們沒有親眼看見,不知道外面欠人多少錢,他也沒來我這里說?!毙∈逶鴦袼?,不要再去賭了,鄭昂鐘只是說:“玩玩而已,玩玩而已?!编従余崄喎加浀?,2017年過年前夕和元宵節的時候,曾有人到鄭昂鐘家要債,她在隔壁院子里聽過母親阿卿因此罵過兒子。

              除此之外,在鄰居的印象中,一個月前,鄭昂鐘曾將家中的盤子和碗統統摔碎,過后買了新碗回來。鄭昂鐘夫妻倆曾吵過兩次架,也鬧過離婚。2018年5月末,小叔小嬸為此還曾到嬋珠娘家去過一次,勸嬋珠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回來。

              “因為家里沒有什么錢,沒錢他就讓她老婆想辦法。他老婆就怨他不像男人?!毙鹫f,鄭昂鐘不大聽自己的勸解,更聽他母親阿卿的話。

              巷子的盡頭就是鄭昂鐘家

              “借錢”與“不借”事發前8個月,鄭母被查出癌癥晚期,這無疑進一步加劇了鄭家的困境。

              早在20多年,鄭父鄭燦彬便因病癱瘓在床,一家人靠母親賣菜維持生計,撫養兒女長大成人。后來,鄭家在神山村村西購置一塊兒160平的地皮,并搬進了蓋起的新房。家里的生活一度有了好轉。

              2017年年末,鄭昂鐘的母親常常感到胸口疼痛、咳血,鄭昂鐘帶母親去醫院檢查,被診斷為癌癥晚期。鄭昂鐘的小叔小嬸曾去醫院看望,小嬸趙芳梅記得,醫生說“只剩下三個月時間了?!编嵃虹娂冶臼堑捅?,家中負擔較大。在醫院住了20多天后,便回到神山村。母親得病需要照顧,父親又癱瘓在床,不得已,鄭昂鐘與妻子嬋珠徹底放棄了外地的工作,回到神山村。母親突患重病,使得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變得更加雪上加霜,家里常常因為錢的問題爭吵。而鄭昂鐘也在繼續參與賭博,據其小嬸說,他抱著一種“家里沒有錢,我去翻一翻”的心態。鎮上雜貨鋪的老板小周告訴記者,“(玩時時彩)幾乎沒有給你思考的時間,頭腦一發熱,錢就投進去了?!毙≈苷f,鎮上就有家庭因玩時時彩吵架、賣房賣車賣地。幾個親戚中,數小嬸家和鄭昂鐘家關系最好。今年農歷臘月二十三,過小年的前一天晚上,鄭昂鐘去了小嬸家,并提出了借錢的要求?!靶鸢?,過年啦,沒錢,你找(借)五千八千給我?!?br style="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也在那時,鄭昂鐘的姐姐鄭雁燕打來了電話。她問小嬸,弟弟是不是在,并囑咐小嬸不要借錢給他?!拔疫@里有錢給他。你們借給他,你們負責?!苯拥浇憬汔嵮阊嗟碾娫?,小嬸明白了對方的用心,“她怕他去賭錢。五千也好,一萬也好,一分鐘就沒有啦!”小嬸告訴深一度記者,鄭昂鐘姐弟兩人關系從小一直都很好,但因為賭錢的事情,姐弟關系也不比從前。小嬸沒有借錢給鄭昂鐘,并在第二天去找了鄭父,鄭昂鐘的妻子在一旁聽了借錢的事,也持支持的態度:“現在的確沒錢,但借給他,就由他負責,我是賺不到錢還你的?!?br style="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鄭昂鐘妻子嬋珠的朋友告訴記者,2018年3月份嬋珠打電話約她出來,說“想工作”。那時因為婆婆患病,她回神山村有一段兒時間了。之后,朋友將嬋珠介紹到神山村橋頭附近的一家服裝廠里工作,一個月大約能掙一千多塊錢。

              據小叔小嬸介紹,鄭昂鐘從去年回神山村后,一直沒有正經工作?!罢伊艘粋€搬鋼筋的活,那個工作又累又熱?!焙髞磬嵃虹娚眢w吃不消,只干了十多天?!八旧隙紥瓴坏藉X,老是這里一天、那里一天?!?018年農歷三月末,鄭昂鐘又去了小嬸家一趟,還是為了借錢。但借錢目的是為了“還他妻子”,至于為何要還妻子錢,小嬸也不知情。

              小嬸覺得,嬋珠是個好媳婦,當年也是自由戀愛嫁過來的。今年因為“錢的問題”,夫妻倆曾爭吵甚至動手,嬋珠受了皮外傷,娘家人才把她接了回去。農歷四月中,小嬸去嬋珠娘家見過她,她勸嬋珠,“看在孩子的份兒上,回去吧?!卑雮€月后,嬋珠回到了鄭家。


              “到死都還不清”

              幾天之后,地皮以50萬的價格賣給他人。鄭昂鐘母親曾說,賣地的錢希望有20萬借給女兒蓋房,剩下的存到銀行里,別讓兒子去賭。但賣地的錢最終時如何處置的,小嬸表示她并不知情。但錢的問題,說法不一。鄭昂鐘的大伯父告訴記者,他聽侄女鄭雁燕講過,五十萬中有三十萬是借給她蓋房子,剩下二十萬放在家里,“給他母親治病用,而且昂鐘要去做生意?!钡覍俜Q,事發后,剩下二十萬并未能在案發現場搜到,僅有搜出的2000多元和其母親的一雙耳環。

              賣地后幾天,鄭昂鐘把借的1500塊錢還給了小嬸家,并且買了一條煙答謝。小嬸記得,鄭昂鐘那天特別開心。小叔、小嬸再次囑咐鄭昂鐘,好好用這50萬塊錢。那段時間,鄭昂鐘家里裝了新空調,夫妻倆還在鎮上換了新的電動車,車行老板記得他們買走車的時候,是7月10日晚上,“當時夫妻倆有說有笑?!敝蟮娜兆永?,鄭昂鐘夫妻倆一直在忙碌準備著在峽山鎮開一家砂鍋粥店,直到開業前的頭一天凌晨,鄭家院內冒出滾滾黑煙。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全部評論(1)
              真是不幸,其實像他們一樣掙扎在貧困線上生活著的百姓并不少,教育、醫療什么時候國家全買單就好了。 ...
              2018-10-31 15:30

              關于我們|幫助中心|法律聲明|誠聘英才|聯系我們|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APP下載|

              Copyright © 2002-2023, Hepan.com Cloud.    Powered by hepan.com Discuz!X3.4    粵B2-20080418 粵ICP備11103827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54-88943210 舉報郵箱:help@hepan.com 粵公網安備 44050702000900號

              GMT+8, 2024-4-13 15:25

              亚洲国产日韩精品|香蕉日日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午夜福利免费区久久|国产一区二区三区不卡AV

                  1. <ruby id="5uucl"></ruby>